q0uhv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芝加哥1990 ptt-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善的脆弱性看書-6umj3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
独立制片不难,之前一些小成本黑人题材片都是A+电影工作室独立制作的,现在这年头的好莱坞,大多数电影公司真论起来都是皮包性质的,摄影棚、外景地等可以租,器材提供、特效等包给专业公司,演职人员按项目签单部片约,风险小、资金流转快,像好莱坞影业那种还保留有大制片厂遗风的是极少数。
然后就是蛇走蛇道鼠走鼠道去全米各地甚至国外拉投资和针对电影业的减税政策、文化补贴,这门无污染又能提供高端就业还对当地旅游等生意有促进作用的产业各国支持力度很大。好莱坞有些人善于坑杀‘愚蠢的德国钱’,有些人掌握英法等国的资源、有些人跑去成本更低,同为英语国家没有文化隔阂的澳洲、爱尔兰、新西兰先把当地政府的补贴、退税拿到手再说,真正留在洛杉矶当地传统摄影棚开工的剧组越来越少了。
邻家女孩项目也是如此,开工日期是夏天,正好跑去宋亚老巢芝加哥拍摄,州长大人会分出一些伊利诺伊州的对口补贴和退税份额。
“加上小李子的片酬不高,成本能压到很低,独立制片还更方便做账,完美。”
由于天启开示的先见之明,目前宋亚的好莱坞事务里,就手握小李子部头约的邻家女孩项目进展神速,他在车里和叶列莫夫仔细聊过后认为前景很美好,梦工厂不愿发行绝对是他们自己的损失,“冷山呢?进度如何了?”他问起另一个项目。
“还没下文。”
叶列莫夫回答:“大西洋月刊的母公司格罗夫出版社拒绝环球影业只是暂时的,无论是同斯隆女士那边的文学网站合作,还是冷山的小说改编权,他们还没有做最终决定。丹尼尔认为他们大概想观察环球影业的另一部南方视角电影拍出来的效果再说。”
“嗯。”宋亚点头沉吟。
“环球影业仍有优势,那部华裔导演李安的与魔鬼共骑正在拍摄期间,道具外景之类随后等都可以无缝转拍冷山,总裁罗恩迈耶的诚意也很足。但大西洋月刊和查尔斯弗雷泽他们对与魔鬼共骑的女主有疑虑,准DIVA珠儿,你知道没任何演艺经历的歌星上来就直接担纲这种大制作正剧的主角,下场一般不会好。”
叶列莫夫补充。
“那等着吧,你和丹尼尔都需要保持耐心,也让雪琳多参与,多出面。”
有人争就可以待价而沽,现在无论是大西洋月刊、查尔斯弗雷泽或者格罗夫出版社,肯定都心知肚明不用急了。
“朱迪福斯特想见你。”
叶列莫夫接了个电话后汇报。
“她?有什么事吗?”宋亚问。
“她的Egg影业在宝丽金影业旗下,现在因为宝丽金即将整体出售,寄托她很大心血的安娜与国王项目突然被中途叫停了,现在正满世界找人接手。”叶列莫夫回答:“而且她可能也有意争夺冷山女主。”
“蛋影业……”
宋亚每次都会被奥斯卡双料影后这个公司名称给逗笑,不过朱迪福斯特年纪大了,又是个蕾丝边,个头也太矮,和冷山天启原片女主妮可基德曼没得比,“我没时间……等等,你刚才提到了宝丽金影业?”
“是的,宝丽金下属的电影发行公司。”
“那聊聊吧,呃……”自己的行程安排很紧张,“把她叫来雪琳这。”
“OK。”
汽车在雪琳芬的圣马力诺豪宅门前停下,“哈莉!?”宋亚惊喜的看到哈莉贝瑞不知为何陪着雪琳芬躺在游泳池边晒太阳,一黑一白两位比基尼美人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他回头看了眼叶列莫夫,对方含笑不语。
安排好的?很贴心啊,咽了下口水抬脚向那边冲,嗯?不对,三位,还有个不速之客,昆西琼斯的情人娜塔莎金斯基正趴在雪琳芬身边,乍一眼没瞧见。
“娜塔莎带小肯亚来找罗柏玩,刚到。”
有外人在就尴尬了,宋亚急刹车,雪琳芬摘下墨镜,打眼色解释。
“Hi,APLUS。”娜塔莎金斯基背后清洁溜溜,欧洲女人晒日光浴可不会带太多累赘。
“你好。”
风景如画,养眼确实养眼,宋亚今天快把头皮挠破了,只好站在原地没话找话,“哈莉,你主演的吹牛顾客不是快上映了吗?”
“五月十五号。”哈莉回答。
那就只剩不到一个月了,“你觉得开画成绩会怎么样?”宋亚问。
“不知道,沃伦比蒂很傲慢,但电影本身应该算有趣。”
哈莉评价,她指指满头的短脏辫,“我在剧中就这个形象,看出什么了吗?”
“Emmm……”
混血黑珍珠真是个冻龄奇迹,这幅扮相和她出演斯派克李九一年的丛林热时毫无二致,仿佛七年的时光流逝在她身上完全不存在,太惊人了,脸庞甚至仍然带些没长大的假小子气,“也就是说,沃伦比蒂的刻板印象里,你还是那个丛林热里类似形象模板的演员?”宋亚转动脑筋分析。
“答中,街头打混的黑人女孩。”
哈莉抱怨,“说真的,这个角色演得令我感觉好像在好莱坞的七年都在原地踏步。”
“别这么说哈莉,你知道我和雪琳很羡慕你。”娜塔莎金斯基插话。
“真遗憾,我还以为沃伦比蒂会带你冲奖。”
转世为帝 我是你猜
以沃伦比蒂在好莱坞的地位,六十岁上自编自导自演的电影无疑是奔着奖项去的。
“我一开始也以为,但他其实根本没在意过我七年来的演技进步,他只需要刻板的街头黑人女孩形象。”
哈莉懒洋洋的变换了下躺姿,无一丝赘肉的完美身材在三点式泳衣下一览无余,“真后悔,我还自愿降薪出演……”
“难怪你会说他很傲慢,算了,回头你帮我个忙,在冲奖片里演女一,戏份不多,但应该比沃伦比蒂那的发挥空间大。”宋亚想了想,决定把神迹女主,也就是男主妻子的角色给她。
“帮忙?那片酬怎么算!?”哈莉嗓音尖利坐起来。
“当然是友情价了。”
不行了,快忍不住了,色即是空,眼不见为净,“我去看孩子们,等下朱迪福斯特会来。”宋亚丢下句话就回身躲进屋里。
罗柏正在家中和肯亚琼斯疯跑,小琼恩跟屁虫般追在哥哥后面,“字有练吗罗柏?”宋亚扯扯裤管去抓俩儿子。
‘我看不懂了,我真承认我看不懂了,短短两个月YAHOO股价又翻了一倍!截止今天纳斯达克收盘,市值三百二十三亿刀?’
好好陪儿子玩了很久,下午三点多,宋亚抱着小珊莎去大厅时,朱迪福斯特和她女友已经到了,两人和叶列莫夫在激烈争论着什么,雪琳芬、哈莉和娜塔莎金斯基也已换上了正装,雪琳芬和娜塔莎金斯基闺蜜般蜷在沙发上共同翻看一本书,哈莉则把持遥控器,认真地盯着财经新闻。
雪琳芬和娜塔莎金斯基的颜仍然顶级,哈莉就不用说了,朱迪福斯特有双料影后光环加成,就她女友差一点。五人在大厅形态、表情各异,非常生动,场景美得像老油画。
电视机里的股市分析师双头抱头表现出难以置信状,‘这家毫无盈利能力的互联网公司已经超过了一大票百年跨国巨头,我承认我之前的分析错了,我和我的同行们从去年开始就不停说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泡沫迟早会破……但现实就是如此讽刺,我们一次又一次被打脸!’
“现在你还坚持你的看法吗?”记者问。
“我不评论了,我不会再评论这支股票了。”
“听说很多名声显赫的做空者在这两个月损失惨重。”
“也有很多人发了财,打个比方,不提YAHOO的创始人,如果小股东APLUS仍拥有传说中的百分之三点八,那他光这一笔资产的价值就超过十二亿……dollar!”
热闹的大厅突然安静下来,其他女人都抬头看向电视机。
就是这样,时机正好,淡淡的被动式装逼,非常完美,“怎么了?你们在聊什么?”宋亚抱着大女儿华丽亮相。
哈莉看着他抹口水,朱迪福斯特将一直霸气地踩在茶几上的脚放下来,娜塔莎金斯基的眼神也亮晶晶的很不对劲,“给我吧。”雪琳芬过来从他怀中接女儿。
“刚哭得厉害。”
宋亚把小珊莎交到她妈妈手里,“欢迎,福斯特女士,这位是……”虽然以前见过,但他有点不记得朱迪福斯特女友的名字了。
“席德妮伯纳德。”
“哦对,你好。”
宋亚表现出沉稳男人样,和两女握手,“我听叶列莫夫说……”
朱迪福斯特现在很困难,她的个人电影公司蛋影业在宝丽金影业的帮助下已经展开安娜与国王项目了,万事俱备,蓄势待发,她本人刚去查看完东南亚外景地回来,没想到回头遭到个晴天霹雳,母公司宝丽金因为决定出售的缘故,突然停止了对宝丽金影业大项目的资金支持,安娜与国王瞬间停摆,她的小公司倒了霉,项目继续不下去,还有破产风险。
“你们A+电影工作室今年项目不多,对吗?”朱迪福斯特问。
赝品
双方趁机差点在宠儿项目上达成合作,可惜输给了超级加倍的奥普拉,算有那么一点关系,朱迪福斯特要找钱,急匆匆主动来访可能有点急病乱求医。
“恰恰相反,我们今年会很忙。”叶列莫夫不喜欢安娜与国王项目。
这一点宋亚知道他的立场,米国人完全不熟悉也不屑于了解的东南亚历史背景,黄男配白女的爱情故事,还有部五十年代的珠玉在前,朱迪福斯特颜值不复当年了……野心还很大,她买下改编权,参与投资加演女主,整部剧的制片成本会非常高。
“宝丽金影业不给钱了吗?他们现在是什么情况?”
没天启,宋亚还是倾向于保守的,他对宝丽金的近况更感兴趣。
“我不知道,一片混乱,他们对我说交易有可能在八月份就敲定,甚至更早。”
朱迪福斯特抱怨。
“噢?我没听说,外面也没消息。”
宋亚眉毛一挑,那就只有环球了,其他潜在收购者的进度没这么快。
“某位高层对我透露的。”双料影后自有路子。
“还有其他细节吗?”
飞利浦似乎一万个愿意脱手宝丽金,越快越好,根据朱迪福斯特打听到的,宝丽金内部对环球也非常满意,看对眼了,分歧只在价格,还有怎么处理好并购上市公司的种种监管和外部压力。
“Hey,你根本没有诚意APLUS。”朱迪福斯特很快察觉到了宋亚意不在安娜与国王,“别打听了,我知道你和环球有矛盾,现在好莱坞的人都传遍了,如果不是因为没办法……”
“什么矛盾?我才知道阿美利加音乐网站上面有人传播盗版歌曲,我也让他们删了,只是利特曼传媒不听我的,我又没办法,怪我咯。”
宋亚和斯隆演的双簧就是为了这个回答,理直气壮。
“呵呵。”
朱迪福斯特冷笑,她六二年的,在好莱坞浮沉近三十年,这种托词才骗不了她。
“好吧,安娜与国王的资金缺口是多少?”宋亚把话题扭回来,起码要给个明确态度。
“五千万。”
朱迪福斯特这个回答令叶列莫夫当场笑出声,数字也超出了宋亚的心理底线,“这么多?”
“大时代背景下的爱情、战乱、宫廷、国王男主与家庭教师女主悬殊的身份、文化冲突……悲剧结尾。”
朱迪福斯特的女友回答:“像不像又一部泰坦尼克?”
“男主是谁?”
“周润发。”
发哥……“算了,我不想又赌一次。”
宋亚瞄了眼朱迪福斯特的脸,心说不是我不支持老乡,这中年版的杰克与萝丝哪能和小李子与肥温相提并论……大船的主要观影群体可是年轻女性,个顶个的颜控。
“算了。”
朱迪福斯特失望的叹口气,转而问娜塔莎金斯基,“你们在看冷山对吗?看到哪了?”
“哪?我俩看无数遍了……每次看到结尾我都会流泪。”
娜塔莎金斯基文青范的捧起手中的书读道:“他时而清醒,时而昏迷,他做了一个灿烂的梦,梦见了家乡。一汪清凉的泉水从石缝中涌出,黑色的土地,参天的古树。在他的梦中,时光似乎同时出现,所有的季节重叠在一起。苹果树上硕果累累,然而奇怪的是树上仍花朵盛开,冰冻结在泉眼的边缘,秋葵绽放着黄色和栗色的花朵。枫叶像在十月那样火红,玉米尖上结出了穗状花序,放满了东西的椅子被拖到客厅的壁炉前,南瓜在田垄上闪闪发亮,月桂爬满了山坡,沟渠两旁长满了凤仙,山茱萸上绽着白色的花朵,而紫荆上颤动的是紫色的小花。一切都一同出现。还有白色的栎树,大群的乌鸦,或至少是乌鸦的灵魂,它们在高枝上舞蹈、歌唱……”
如果爱,请深爱
“查尔斯弗雷泽的文字真美。”她声情并茂,“结局也真的很遗憾,男主最后还是死在女主的怀里,他们聚少离多,爱情凄美、忠贞、柏拉图式的……”
“那是东方风格的爱情,‘轻薄的阴霾、山谷中的浓雾、碎布片一般悬在冷山山腰上的朵朵云雾,还有整日不停地倾泻而下的灰色雨水’……”
双料影后加耶鲁学霸的朱迪福斯特段位比欧洲艳星高太多,随口就背诵了冷山中的一小段文字,“像不像一副华国水墨画?和同一背景的名著‘飘’相比,可以看出时代观念,包括种族、爱情观的进步,对南北战争的反思也更细腻……”
“呃……你,你的看法很有道理。”
娜塔莎金斯基感觉自己被碾压了,立刻翻书,开辟下个战场。
两位咖位悬殊的女星谈论得很热烈,但宋亚感觉她们每一句话真正的对象是自己,都在精心设计的表现各自对冷山的理解。
可朱迪福斯特要争也是争女主,和最多就奢望拿到个稍有份量配角的娜塔莎金斯基根本没有竞争关系啊?有什么好你来我去的……
他带着点牛嚼牡丹的心理暗自想到,眼神正好和哈莉对上,哈莉含笑收回看向她俩的目光,翻了个白眼。
“你们知道吗?我和作者查尔斯弗雷泽先生讨论过很多次,他为了写这本三十万字的小说,耗费了七年的时光也忽略了对家庭的责任,妻子最后离他而去……”
雪琳芬最喜欢这种伤春悲秋的文学讨论了,抱着女儿兴冲冲加入,“就像冷山里一样,遥遥苦守,最后却仍以悲剧结尾。”
奸臣是妻管严 画媚儿
“平衡事业和爱情。”娜塔莎金斯基说:“绝大多数男人都做不到这一点。”她恭维朱迪福斯特和女友,“你俩才是好莱坞的榜样,真令人羡慕。”
“呃……”
这个宋亚就有话说了,他准确插入,“其实所谓的平衡事业和爱情是伪命题,不是吗?”
“什么意思?”朱迪福斯特问。
千金不嫁:總裁步步欺心
“一般来说,我们的文化传统被要求去权衡我们的责任,选择优先级较高的事,不要把每一次竞争的‘善’的冲突都演变为一次重大的道德审判,但我觉得当一个人说我要全身心投入工作或者完成一件什么事业,我同时又要经营好家庭和爱情时,这不过是他在逃避现实。”
宋亚把听法学院金发女教授玛莎纳斯鲍姆课的收获现学现卖,“美好的愿望之间也会发生冲突,你要么全情工作,要么经营好家庭和爱情,就像古希腊悲剧大师埃斯库罗斯的名著‘阿伽门农’,阿伽门农面临在平息狩猎女神阿尔忒弥斯的怒火,保住大军的性命,和献祭最爱女儿之间的选择,他爱他的士兵,也爱他的女儿,而他不得不做出选择……”
“这两个例子完全没可比性吧!?”哈莉高声打断。
“当然有,苏格拉底说‘好人不能被伤害’,含义类似于保障了人类美德,那么就保障了与之有关的一切东西,但美好的善良愿望之间发生了冲突呢?当一个人做出取舍的时候是不是就是在作恶?每个人都要直面这种‘善的脆弱性’,真正的哲学层面的扪心自问。”宋亚侃侃而谈。
“对对,你说得真好APLUS。”娜塔莎金斯基半懂不懂的频频点头。
朱迪福斯特和女友若有所思,雪琳芬自然满脸崇拜了,“这像是渣男在找借口。”哈莉一针见血。
“嘿嘿……”
不小心又装了一下,宋亚对五位女人的反应很满意,“老板。”叶列莫夫也感觉差不多到位了,适时递手机帮他装完就跑,省得因为老板知识储备不足露馅。
“嗯。”
宋亚看了眼来电,是艾米亚当斯,“抱歉,我接个电话。”
他风度翩翩地欠身致意,离开大厅,到草坪上去接。
“你回了洛杉矶?”艾米当头就质问,声音很疲惫。
“呃……嗯。”
“告诉我,我还要等多久?”艾米问。
这个问题……
————
宋亚深吸了一口气,“我不知道,艾米……”
“你不知道?”
“我很想说一些哄你的话,但我……真的不知道。”该死,刚扯什么善的脆弱性,现在自己就要直面这个问题了,宋亚内疚的说:“给我点时间,明年再回答?”他脑子里又浮现了夏奇拉的笑脸。
“明年之后,我们就在一起,你只有我一个,只爱我一个,从以后到永远吗?”艾米问。
“我……给不了你这个承诺,艾米。”他如实回答。
艾米开始吸鼻子,在电话那头抽泣,“我好辛苦……”她哭着说。
“那么你要做决定了艾米,你快从美好愿望的迷梦中清醒了,这很好,自我一些,坚强一些,我……不值得你再等待。”
宋亚说完抹了下眼角,转身背朝风吹来的方向,“那么多年下来,你也该看清楚我的真面目了。”
“你总是这样……”
“什么?”
“那种理性到冷酷的为我着想。”
“别再在脑子里用滤镜美化我了艾米!我是个渣男!你有权,也肯定能找到比我更爱你对你更好的人!”他低吼。
“呜呜呜……”
和艾米聊了很久,最后惆怅地放下已经发烫的手机。
“有事吗?”回身看到叶列莫夫站在远处等着,不停焦急踱步。
“你的律师艾丽西亚弗洛克夫人找你,但是占线……”
叶列莫夫说:“她让我转告,今天一个小型歌手互助基金会去找了迪莱,他们好像愿意资助他打官司的律师费用,听说找了间很好的当地律所,不便宜。弗洛克夫人觉得这拨人的突然出现太过于诡异。”
富三代在搞鬼?“迪莱接受了?”宋亚杀心骤起,也许早该更狠辣一点。
“弗洛克夫人在等最新消息,但她说迪莱接受对方初次探视后,两边应该没有谈拢。”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